藍凝青

灣家人。
Weibo:凝望天青
主要吃產鶴一期,吃all一期。
緩慢磨練自己的文筆。

[鶴一期]煙癮 下。

[鶴一期]煙癮 下。

#BE

#注意!吸菸有害身體健康


所謂的快,其實也沒多快...寫的我心都碎了,肝也快爆了...唉...

點文正在著手了,客官們先嗑點玻璃唄(不

話說,真的沒有人要陪我玩嗎?詳見上一篇發文


enjoy ~~
—————————







「話說這次的案子挺重要的啊...畢竟是部長交代下來的,鶴丸你能升任嘛?」

頭頂發光的中年男子一臉慵懶,漫不經心似的說著令人膽戰心驚的話

「我.....」

他的心升至最高點,嘴裡的話正欲脫口而出時.....

「對了、鶴丸你要來一根嗎?」

男子遞來一個盒子,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東西

雖然熟悉,但那也只是過去事了,他答應一期不再抽煙了

「我不........」

「呼......部長他很喜歡抽煙呢,想當初我也是因此獲得賞識的機會,哈哈哈,嘛~畢竟吸菸區那可是資訊最發達的地方呢!」

「........」

「而且啊.....部長他有一位年紀和你差不多的女兒,你也長得挺帥的,要是讓部長看上成為女婿的話......我也算是立了個大功啊!」

充滿試探的眼神掃過他無名指上的銀戒,他不安的縮了縮手

那只銀戒是他和一期在畢業後一起努力存錢買的對戒,看似單調的銀色其實內側刻著對方的名字

他們約定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絕對不能將它摘下

「哈哈哈,鶴丸你很聰明也很有能力,以後要是升的比我高了可別忘了我啊,哈哈哈」

充滿煙味的手拍了拍他的肩,不管是明示或暗示此刻都很明顯了

「所以......來一根嗎?」








「我回來了!」

「啊、歡迎回來」

那抹令他安心的天藍色在他眼前晃了晃,有點模糊

「你也喝太多...嗯?你抽煙了?!」

暖金色的眼眸突然放大,精緻好看的臉蛋湊到他面前,但他卻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和...話裡藏著的情緒

「啊啊啊.....那個啊、之前和你提過的禿子,他很愛抽的,那傢伙還藉機給我灌了不少酒......」

他吞了吞口水把口中的薄荷味做最後的潤飾

「......」

酒醉後模糊的視線讓他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篤地,

一個冰涼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他被酒醺燙的唇對比一期帶著冰涼香氣的唇

是兩種溫差

溫度的差異瞬間讓鶴丸酒醒了一半

朦朧中,他想起了那唇上曾有的草莓香氣.....

但,僅是想起

想要掩蓋什麼的薄荷味過於濃郁,他害怕被他發現,只好倉促地結束這短暫卻溫柔的吻





從那時開始,

他就再也嚐不出他唇上的草莓味

......








那之後的每個夜晚,灰濛的夢裡,鶴丸彷彿能聽到有人在身旁咳嗽的聲音,令他難以入眠

雖然失眠是個問題,但沒有影響他的工作

相反的

他工作的越來越順利

上司的話奏效,吸菸區確實是個收集情報的好地方,配上他流利的口條,組長也開始看重他,給他許多機會

現在的他只要喝酒應酬開個會,就有大把大把鈔票數




工作上越是得心應手,夢魘越是纏人

他幾乎每晚都沒睡好

銀戒也不知丟哪去了,找不著,令人煩悶

算了,也罷

黃湯下肚什麼都能忘

像孟婆湯一樣

所以,當一期坐在客廳灰色沙發上對他說

「我們分房睡吧」

那時他甚至忘了自己還有個戀人

直到搖晃著撞到矮桌才酒醒


對了,那人叫一期一振


隨著疼痛感而來的

還有莫名的怒火

他為了多賺些錢給兩人過好日子對上司鞠躬哈腰

他為了完成案子就算每晚睡不好也是撐著完成工作

他為了維持這個家每晚跟上司應酬喝酒從來不敢拒絕


他為了兩人付出多少,卻換來一句雲淡風輕的分房睡?!

他怒不可遏、暴跳如雷的亂罵,摔碎了客廳裡幾乎所有能砸的東西

吵雜的破碎聲,模糊的視線裡,碎片在空中折射出光亮,跟著水滴墜落,沒有在他心中發出聲響

直到他拿起最後剩下的桌燈時,一期才開口制止他

「戒指呢?」

一句話就狠狠的潑他一臉冷水,孟婆湯的效力全沒了


羞愧、難堪、憤怒


他分不清臉漲紅的原因是酒醉、憤怒還是....

放過了桌燈,他踩著一路碎片回房前丟下一句話

「丟了」

那晚,是他最後一次在夢裡聽見咳嗽聲




.......










灰煙散去了,可視線模糊

夢醒了,但人不在了

手中的煙燒至盡頭

口中蔓延甜甜的味道

左胸口沈澱澱的,一個沈重的圓環壓在上面,順著摸過去,還能發現刻在深處,某個人的名字


他抹了把眼睛,可越抹越模糊

......











「鶯丸前輩,鶴丸前輩他.....」

「別管他,讓他抽吧」





一根接著一根

灰煙裊裊升起的那瞬間

他彷彿能看到他的笑,嚐到草莓的味道


令他安心,也跟著莞爾笑








「一期」








完。



吸煙傷身害人,勿學老鶴。

[鶴一期]煙癮 上。

[鶴一期]煙癮 上。

#大塊玻璃

#輕微吸菸表現,好孩子勿學

原本打算寫一篇的,結果爆字數...我去...下篇想要完整的寫完,所以....再等等吧...很快的....嗯.....

enjoy ~~
—————————










天空藍的有些熟悉,
遊雲徘徊著不斷飄過

...在找什麼呢?




「今天天氣真好啊,鶴丸前輩!」

公司裡的後輩,金毛......獅子丸,一臉爽朗的跟我打招呼,閃亮的樣子和外頭的陽光一樣...刺眼的疼

「呼......是啊」

「啊,鶴丸前輩!這裡是禁菸區噢!」

煙霧被揮散,心裡某處卻依舊模糊

「哈哈、是嗎?我忘了...抱歉、那我先走啦!」

「欸?...啊、好的」

獅子王就這樣看著鶴丸走遠,滿頭霧水跟汗水,他呆愣了會,直到有人拍上他的肩

「嘿,在做什麼呢?」

「嗚啊啊!!鶯、鶯丸前輩、您怎麼走路都沒聲音的!!」

「哈哈哈、嚇到了?嗯......你抽煙?」

「咦!?不、不是我!是鶴......啊!!!」

獅子王一臉大事不妙的摀著嘴,驚恐的表情令鶯丸忍不住笑出聲

「....沒關係,我明白,我不會說出去的」

「啊啊...謝謝您...因為鶴丸前輩家裡剛發生了那種事,要是現在被叫去訓斥的話...心裡肯定很難受的吧」

聞言,鶯丸挑了挑眉,他看了眼金髮的後輩

看來不只頭髮耀眼,心地也挺善良的嘛。

「像太陽一樣...不過對於他來說...或許...比起救贖更想折磨自己吧...」

自言自語跟著煙霧消散在空中,好似從沒出現過

........





悶塞堵在胸口,即使不斷的吐出灰煙還是消去不了膨脹的情緒

「我到底忘了什麼....」

特地請了個假,匆匆的從公司回到家,焦躁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一支......

「....鶴...」

接著一支......

「國永....」

再一支.......

「.........你.....」

模糊的記憶升騰而上,轉眼,又消散不見

即使不斷的延續也無法接起散落的記憶

「嘖......」

捻熄抽到一半的煙,鶴丸滿臉不耐的扯著領帶在客廳跺著步

心跳不安的加快...

是前幾天的案子出紕漏了?

...不、不可能

還是最近上級交代下來的...

...不、他已經反覆檢查過好幾次,不可能,畢竟是關係到升遷的機會

那到底......

緊張令步伐不自覺地....


啪咚。


沙發旁的木桌歪了頭,上面擺放的桌燈搖晃了晃

他的腳趾撞得有些疼,憤恨的瞪了眼木桌

「咦?....」

意外的發現,木桌和沙發的中間,被撞歪而出現的縫隙掉出一張白紙

翻過去一看,是張病歷單————

——肺癌的病歷單

定睛細看,上面病患的名字有點熟悉,是誰呢?...

「嘖...」

腳指火辣辣地疼迫使他只好躺下,剛好,他也累了,懶得思考

倒在灰色的沙發上,伸長手又點了根煙

呼......

白色的天花板染上灰色的陰霾,單調的色彩令人昏昏欲睡

在意識墜落之前,他好像看到了眼前出現像是晴空般的天藍色...


灰煙裊裊升起....


......







呼......

灰散去後出現的是...天藍

「...咳咳......」

「嗨、又是你啊!草莓風紀」

擁有藍天般髮絲的人聞言,白晢的臉龐泛起粉嫩的紅

「我叫一期一振,不是草莓!我說過很多次了吧、鶴丸同學!咳咳..」

生氣時還是說敬語,這人真可愛

「還有,和你說過很多次了———校內禁止吸菸!!」

臉紅的樣子真的很像草莓啊,
說不定...嚐起來也是草莓味?

「你!...請認真聽我說話,鶴丸國永同學!!!」

「是是是~~草...一期風紀~」

對方蜜金的眸子在他身上掃了遍,蹙起的眉頭鬆了鬆

「...哎...算了,這次是什麼事呢?」

個性嚴謹的風紀不顧草皮的髒坐在他身旁,貼身的黑褲摩擦發出細微的聲響

真想變成草皮啊......

「...又和父親起爭執了?」

喚回他視線的,是臉上輕輕的刺痛

那人溫軟的指尖劃過臉上的傷口,輕柔的像是對待珍寶一般,剛剛還微微刺痛的傷突然都不疼了

篤地,發現自己的行為有點親密的草莓又紅了,慌張的收回手,蜜金的眼眸飄忽著

「嘛...只有那臭老頭會下手這麼重啊...疼死我了...」

他的臉頰也發燙起來,為了掩飾這尷尬,他一如既往的開啟話題

就像往常一樣,嚴謹的風紀為了開導吸菸的不良少年,兩人並肩坐著聊些和煙有關的事情



說著身上的傷口,談著手裡的煙,聊著彼此的事

偶爾

他轉頭丟來溫柔的眼神,就能讓他心跳再度錯拍

從剛剛被觸碰過的傷口處,某種麻麻的感覺爬過他的臉、耳旁、喉嚨..一路向下,蔓延至他的內心深處

在心中某處被觸碰的同時,一直被籠罩的情感豁然開朗



他們,

相似而不同,

同樣生長在不算美滿的家庭,

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



第一次相遇,

也是他第一次抽煙,

他並沒有馬上制止他,

因為,

彼此蒙上煙的眼眸深處,

都映著相同的悲傷,

他一直記得兩人的第一句話,

不是

「校內禁止吸菸」

而是......


「你還好嗎?」

從那時開始,
他就在他心中蒙上一層......

名為一期一振的煙





「鶴丸同學?...」

意識再度被喚回,他蜜金的眼眸在陽光下閃爍著關心,薄唇水靈靈的

好想親下去......

「!!!!」

啊啊.....甜的...真的是草莓啊...

在草莓風紀想行使暴力攻擊時,他搶先了一步將他推倒

「......我喜歡你」

那是他們第一次說著和煙無關的話題

之後

他草莓味的唇就是他的煙,在他嘴饞的時候,他會吻他解渴

就這樣,他戒了菸一段時間








待續。


說好100flow的開放點文

非常
非常
非常
感謝。


很突然的發現....

我竟有100 flow了 ....

後知後覺地發現....

哈哈...哈...



雖然對自己寫的東西不是很有信心



想做個點文的回饋

肉文也可以的(大歡迎

取前五個

當然,鶴一期限定

真的很感謝大家的支持
(為了表達真摯我都不敢用顏文字)

真的真的非常謝謝

愛心也好評論也好

都是我寫文的動力

真的很謝謝大家

每個喜歡鶴一期的大家都是天使

謝謝你們。


P.S

之前有位朋友說想看看病病的一期,我翻了翻小本兒,裡面沒有合適的故事,然後怎麼寫都是病鶴,抱歉給你拖了這麼久還是無法寫出,那位朋友如果看到這篇,可以直接留言想看的故事不算在五個名額了

[鶴一期]小心火燭。



#肉,天熱有點勾芡(?

#天干勿躁的後續


對自己有辦法如此快速的寫完感到訝異,立馬發上來給大家嚐嚐\(≧▽≦)/

enjoy ~~
—————————

從開頭就污了,所以...


weibo走起(=゚ω゚)ノ

https://m.weibo.cn/5794255511/4132449989085744

[鶴一期]天乾物燥。



#偽肉(?

#天氣太熱真的忍不住...

#沒有後續...大概...

enjoy ~~
—————————






唧唧—————



蟬兒躁動,午後的陽光非常熱情,一期一振坐在廊道上,一手撐在後,一手鬆開胸口的束縛,任由微風親吻肌膚



叮鈴———

風鈴捎來了那人的訊息


「嗚哇———好累呀———」

鶴丸國永躺倒在一期的大腿上,毫無形象的撒嬌

「辛苦了,鶴丸殿」

伸手撫弄銀白的碎髮,一期低頭看著剛出陣回來的戀人

蜜色的眸子被陽光折射出耀眼的光彩,令鶴丸恍神一瞬

篤地,又坐起來,鶴丸瞬間正襟危坐的樣子讓一期感到困惑

「一期」

「是?」

「我今天出陣是當隊長」

「...是的?...」

「路上還遇到檢非」

「欸?...」

「我帶隊拿下勝利而且還有譽」

「哎...那真是太好了呢」

「所以......」

鶴丸低著頭眼神飄忽卻端坐的樣子令一期瞬間把眼前的人和弟弟們重疊,就像是......

「...想要獎勵?」

對方立刻亮起的眼神讓一期笑了出來

真是個大孩子...

...嘛、自己也很喜歡就是了

......

「!!!!!」

當冰涼的觸感落在臉頰上時,鶴丸恍神半秒才反應過來

澎的一聲

兩人周遭就被櫻花瓣給淹沒,鶴丸摀著臉沈浸在那瞬間的感動,而一期則是看到戀人少見害羞的樣子笑瞇了眼

若是任何刀劍剛好路過,肯定邊搖頭邊嘆息表示...陽光大、眼睛疼




等一期笑夠了,定睛看向鶴丸,才發現對方早已放下手,專注的看著自己

嗯?

單音節的疑惑,一期回看著頭上頂著一片花瓣的人,未等對方回覆,伸手摘去那片花瓣,神情柔的融出蜜來

「......」

燥熱的觸感從那片花瓣離開的地方開始向下延伸,劃過我的額頭、臉頰、下巴,在它低落前喉結上下滾動了下

幸好蟬聲夠大,不然心跳聲會太過吵雜

真不知道是因為天氣太熱還是......

眼前的人太過性感


藍髮貼著臉頰,讓那本就好看的臉更顯精緻,略顯乾燥的粉白色薄唇微啓讓人想幫他滋潤一番,鬆開的領帶凌亂的散開,拘謹的領口開至鎖骨下方剛好的位置,在那地平線中間的凹陷處好似盛滿了甘醇的蜜漿讓人.......

口乾舌燥

「鶴丸殿?」

一期再喚一聲,困惑偏頭的表情寫著擔心

該不會熱到腦子壞了吧?

見戀人依然沒有反應,一期不禁認真擔心起這個可能性,然後,想也沒想的撩起彼此的瀏海,讓額頭貼在一起


正在意淫的戀人的臉龐突然放大,讓心跳篤地停止、瞳孔收縮,帶著熱氣的呼吸吐在臉上時,所有的寒毛直豎不敢輕舉妄動,喉結又上下滾動

......

糟糕...



不會真的中暑了吧?

眼前的人面色潮紅、額上傳來的溫度更是燙的驚人......這可不行!

一期身為哥哥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現在處於不舒服的狀態,必須馬上手入才行,焦急的一期抓住鶴丸的手想把對方拉起,不料,反而被對方一個用力拉進懷裡

「一期....」

「別鬧了鶴丸殿!您現在的...」

一期掙扎著要離開鶴丸的擁抱,卻被越抱越緊

「一期...我好不舒服...」

「我知道的、所以才要.....?!!」

鶴丸拉過一期的手往下,在碰到火熱的那處時一期瞬間噤聲、掙扎也停止,鼓起的性/器即使隔著褲襠也燙的嚇人

「吶...幫幫我吧...一期...」

暗啞的語氣呼在耳邊,像是惡魔的蠱惑,令一期想起之前歡/愛的記憶而軟了腰

順勢將懷裡的人抱起往房間走去,鶴丸決定等會好好教訓自家戀人

衣衫不整的一期的只有他可以看!

這時,耳邊傳來軟軟的討饒聲

「鶴...這樣會很熱....」

「那就.....」







開冷氣吧。










......

其實最後一句是我的心聲(沒人想知道

[鶴一期]夜鶯

啊....就是肉....

(=゚ω゚)ノ

http://m.weibo.cn/5794255511/4110310183265112


啊啊啊!!!我...我終於搞定了!!!為何我不早點發現有頭條文章這種東西呢?!(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