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凝青

灣家人。
Weibo:凝望天青
主要吃產鶴一期,吃all一期。
緩慢磨練自己的文筆。

[鶴一期]犯罪預告2

師父說期待後續,做徒弟的死活都要寫出來!!最近考試加開學壓力山大啊...想寫肉!(什麼鬼邏輯

#簡單來說就是對一期的腿縫各種糟糕的幻想

#痴漢主出沒注意

#想到就更的小段子

#日常瞎扯

enjoy ~~
—————————



夜幕低垂,明月高掛,晚上的本丸特別安靜

然而,這樣安靜的夜晚,卻有不知名的人影在暗中蠢蠢欲動...

「...今天...我一定要知道真相!」


除了月光溫和的歌聲,今夜顯得靜默的可怕,少了刀們的嘻笑聲,此刻的本丸彷彿沒有人一般的......死寂

走廊上沒有半個人

人影躡手躡腳的走著,時不時停下來張望,確定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再繼續往前走

走著走著,他最後停在了目的地—栗田口的寢室

不同於其他兩三人一間的格局,栗田口的寢室特別大間,那是因為這個大家庭光是短刀就有十來個,所以為了讓十幾個兄弟們住一間,栗田口的寢室比其他人大上幾倍

房門被打開,月光的歌聲也流瀉了進去,但,沒有任何人被吵醒

他走到棉被團的正中央,當然,途中跨越了不少的障礙,例如:沒蓋被子的厚、睡成大字型的後藤、被小老虎圍成一團的五虎退...等等

他站在所有人的中央,一期一振的前面,然後,輕巧的掀開了一期懷裡的被子,蹲低身子,把頭往下湊......

說那時遲那時快,一道聲音說

「我不管你是誰,敢對一期哥有非份之想的人——殺。無。赦!!」

頓時,像是什麼暗號一般,剛剛所有躺在旁邊睡覺的短刀們都清醒了過來,好似剛剛的熟睡只是假象,他們憑藉著優越的夜視能力,抄起傢伙,往入侵者身上一陣猛打

「欸?!等...等別打了!是我啊!」

除了睡得很好的一期,今夜的本丸,很不安寧




歷日

被打成豬頭...應該說本來就是豬頭的某痴漢主子跪在庭院中央,旁邊圍著一圈栗田口的短刀們,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這就是一期一振大清早起床看到的場面

「......大家在做什麼呢?」

「啊!!一期啊!!我是無辜的...」

「大將,請不要靠近一期哥」

閃著寒光的短刀架在脖子上,痴漢只能無辜的看著一期,想用眼神傳達自己沒做錯事

「我真的什麼也沒做到啊...而且、而且我只是想確認那個怪談的真偽而已啊!」

「怪談??」

咳咳!!
假裝正經地輕咳了幾聲,痴漢開始娓娓道來

那是一個少為人知的本丸怪談...

據傳...在每個滿月的夜晚...天地靈氣會異常的豐沛...滿溢的靈氣四處匯聚...任何的門窗或是通道...都有可能在那夜成為通往異世界的任意門...

而且...那之中也有能通往現世的出口...那就是————

一期一振的.....


砰!

地板被拳頭砸出一個大洞

「咦~您剛剛有說什麼嗎?~」
亂可愛的歪了歪頭,甩手問著

「就是一期的.....」

砰!

旁邊的樹幹狠狠地晃動了一下

「嗯...大將說話可要大聲點呢!」
藥研一邊緩緩的把腿放下一邊說道

到底是誰不讓誰說話啊?!——

當然,某人是沒這個膽把這句話說出來的

「呀吼!!這麼熱鬧是有什麼好玩的嗎?」

一個白色的身影從一期身後冒出,是鶴丸國永

「啊!!鶴丸國永!!

就是他!就是他告訴我的、那個一期的腿縫可以通往現世的怪談!!」

痴漢聲淚俱下的控訴著,殺氣就這麼素地一聲,轉移到某鶴身上

「啊哈哈哈...別這麼瞪著我嘛...誰知道主上真的會當真啊!痛痛痛!!一期你偷掐我!!」

「鶴丸殿!!——」



就在一群人鬧哄哄的圍著鶴丸時,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趁亂靠近一期的背後...
...


「怪談就是要證實才有可信度!一期呀!——」

痴漢主子大吼一聲,從地上爬起往前一個飛撲,腿縫完美的圓弧就近在眼前、五公分、四公分、三公分!!...


「鶴翼陣形!!」


鶴丸在最前,兩側是栗田口短刀大隊,一期被護在後

隊形完成,哪還有痴漢可趁之機?

....

(一陣腥風血雨略過啦啦啦~)


就這樣,
世界又恢復了和平,
感謝鶴丸國永和栗田口們的幫忙!!


至於怪談的真偽嘛....
...






夜晚


...真的有可能嗎?

一期一振獨自坐在房裡,正襟危坐,看著自己的腿

應該...不...真的有可能嗎?...






雙膝跪地,豐滿圓潤的臀高高翹起,那令自己朝思暮想的臉蛋努力的想擠進那神秘的腿縫間...這是鶴丸國永進到房間看到的畫面...


背入式!!!!


「啊、鶴丸殿!你回...等、等!!您別...呀啊!!」



...真相什麼的,才不重要呢!!




完。

有梗才更新噢~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