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凝青

灣家人。
Weibo:凝望天青
主要吃產鶴一期,吃all一期。
緩慢磨練自己的文筆。

[三日一期]旁觀者

嗚哈,我來啦~虔誠的奉上三日一期!!雖然只是個小短篇,也希望正在閱讀的您喜歡,enjoy ~~







早晨。微涼的天氣。庭院裡傳來陣陣嘻笑聲,想必是小輩們正鬧騰些什麼吧。

「嗚哈~~鳴狐再多睡一會啦~」張大嘴打哈欠的狐狸完全不打算出來被窩

拍拍夥伴的頭示意牠多睡一會。起身。先做好梳理更衣。等一切動作都完成了,夥伴才不甘願地鑽出被窩,蹭到肩上。

「哈嗯~~走吧!」

走出房間。不出意外的看到可愛的小輩們在院子裡圍著什麼嬉鬧。注意到我靠近時,視線唰唰的看過來。默契十足的比著噤聲手勢。
然後。
天藍色的髮出現在中間,帶點花冠與落葉的點綴,靜靜睡著。

「要...要保密呦!」五虎退輕輕說道

「放心吧,這件事鳴狐跟在下會保密的!」夥伴也放低音量 輕輕的說

摸摸他的頭。讓他別擔心。

得到承諾的小輩們開心的笑了。一群人嬉笑著跑走。看他們跑遠。再將視線聚焦回來。藍色的髮上用花跟葉點綴,將沉靜的色彩添上少許稚氣。想來他小的時候,也常常這個樣子呢,小小的身影在我身旁跟前跟後,纏著要學編花冠,結果編一編犯睏,就睡著了。

天藍色的髮動了動

「...早安,鳴狐殿」一期一振從小歇中清醒過來,恭恭敬敬地道聲早安。
然後才發現自己頭上的動靜,驚訝的表情夾雜寵溺的微笑。

「呵呵呵~~不是我們做得呦~」

一期露出瞭然的表情。看來,就算不說,答案也很明顯了。伸手想扶人,對方卻愣了愣,笑著擺擺手,自行起身。嗯,小時候更坦率些。

「走吧走吧,吃早飯去囉!」

不知是不是眼花,眼角餘光似乎撇見遠處一抹藏青色的月光。




出陣。內番。晚飯。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望著柔白的月亮,在廊上聽聽晚風的低吟,夥伴在懷裏縮成一團球。平靜的夜晚。

「啊.....夜安,鳴...叔叔......」一期從遠走近,或許是害羞吧,只有兩人時才用這個稱呼。這樣的小差別倒是可愛了些。

拍拍身旁。待他坐下後,夥伴蹭地一聲,轉移陣地窩到他腿上。

「夜安呀,一期殿!」

順了順夥伴的毛,他開口。

「嗯............」

沒什麼思考的附和、夜深未眠的遊蕩,是他心事重重的徵兆。這點從小就是。

「怎麼了?」我開口。跟夥伴對視一眼。然後看著他,啊,早上時的開心少了許多。

「我.....」他猶豫著要不要說,身為他唯一的長輩,耐心等待,才是讓他卸下心房最好的方法,尤其他幾乎不對他人敞開心胸。

「我.....是不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呢?」

夜風冷冷的刮過臉頰,很輕。心跳聲卻很重。夥伴看了我一眼,接過話題。

「怎麼突然這麽問呢,一期殿?」

「也不是突然....只是覺得....該怎麼說呢?...」偏著頭,他思考的同時,我的心跳也不斷放大。

「從以前就時常這麼想,尤其是看著三日月殿時,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頭會很痛,有什麼在腦中尖叫...跟...紅色閃爍的殘影....」

雲遮著月,黑影輕巧的掩蓋我此時的心情。
唰唰唰。風吹草動掩蓋我的震驚。

如果可以。真希望你別想起,那些讓你痛苦的回憶。

「叔叔?...」

當時你每晚從夢裏驚醒的害怕,看到一點火光便嚇得失色,那些我全看在眼裏。

一期......好不容易擺脫的惡夢,你已經能正視了嗎?

「如果是不好的回憶,你也願意想起嗎?」沒有透過夥伴,我說。

他手握成拳。收緊。又放開。抬頭。

「...我覺得....我覺得我做得到,不,是我想試著做到!」眼神專注而認真。

「之前,我一直認為就算沒那段記憶也沒關係....」

「但是,當三日月殿看著我時,很沉痛,好像透過我注視著誰,我不喜歡這樣,我想要他看著我....啊...我..我不是..」一開始的認真,在不小心脫口而出的告白下,便成面紅耳赤。

「沒關係的,一期殿,接下去說吧」夥伴適時的接話。

他順順夥伴的毛。閉眼。睜開。接著說。

「因為有家人在,我想要試著去面對!藥研、亂.......您,一直以來總幫我擋著那些回憶....」

「而現在,我不想再這樣逃避下去,我想擺脫三日月殿那樣的眼神...必須跟那些過去做個了斷——」

「我想正視它!」





「一期,真的下定決心了?」主上依舊有些擔心。

「主上放心,在下跟鳴狐也會跟著一期殿的!」夥伴拍著胸脯保證。我也點頭附和。

「那好...就依你的意思吧........」

——————出陣,大阪城

這次絕沒有眼花,我看見了那躲在遠處的藏青色月光。





一路上很沉默,大家都知道身為隊長的一期跟這裡有什麼淵源,默契的不出聲。

俐落的解決敵人。到達王點。那抹天藍色停了下來。背對著所有人,肩膀微微的顫抖。跟夥伴交換一個眼神。我輕輕的走到他身旁。拍拍他的頭。像小時候那樣。

「別一個人擔著,我們都在!」



那次的出陣很順利。主上甚至不敢相信他拿了個譽回來。小輩們一轟而上。把他團團圍住,每人一朵花,慶祝他的凱旋。我走離人群。往遠處那抹月光走去。

「別躲呀,三日月殿下,在下看到您囉!」

「啊哈哈哈,是鳴狐啊,我沒躲著呀!」乾笑著掩飾自己的舉動。哼,沒有逃跑呢。

摘下面具。直視著眼前的天下五劍。我開口。

「他...一期他為了您,已經勇敢的去正視那些過去,現在.....輪到您做些什麼了!!」




月光依舊柔白。夜風卻沒那麼冷了。夥伴的窩在我懷裏。依舊是個平靜的夜晚。突然想起。讓我養成吹晚風習慣的原因。

因爲總有個怕寂寞的孩子會跑過來找自己,奶聲奶氣的喊著。

「叔叔~」

現在———————只要你幸福,一切足以。







後記碎碎念:
因為昨天發的愛哭鬼(鶴一期)被某位長期跟蹤(?)的太太點愛心,內心一整個超激動,原本打算棄掉的這篇就這麼發上來了,希望各位不介意這拙拙的文筆。

總之,謝謝每一位看到這裡的您,我愛您們!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