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凝青

灣家人。
Weibo:凝望天青
主要吃產鶴一期,吃all一期。
緩慢磨練自己的文筆。

[鶴一期]煙癮 上。

[鶴一期]煙癮 上。

#大塊玻璃

#輕微吸菸表現,好孩子勿學

原本打算寫一篇的,結果爆字數...我去...下篇想要完整的寫完,所以....再等等吧...很快的....嗯.....

enjoy ~~
—————————










天空藍的有些熟悉,
遊雲徘徊著不斷飄過

...在找什麼呢?




「今天天氣真好啊,鶴丸前輩!」

公司裡的後輩,金毛......獅子丸,一臉爽朗的跟我打招呼,閃亮的樣子和外頭的陽光一樣...刺眼的疼

「呼......是啊」

「啊,鶴丸前輩!這裡是禁菸區噢!」

煙霧被揮散,心裡某處卻依舊模糊

「哈哈、是嗎?我忘了...抱歉、那我先走啦!」

「欸?...啊、好的」

獅子王就這樣看著鶴丸走遠,滿頭霧水跟汗水,他呆愣了會,直到有人拍上他的肩

「嘿,在做什麼呢?」

「嗚啊啊!!鶯、鶯丸前輩、您怎麼走路都沒聲音的!!」

「哈哈哈、嚇到了?嗯......你抽煙?」

「咦!?不、不是我!是鶴......啊!!!」

獅子王一臉大事不妙的摀著嘴,驚恐的表情令鶯丸忍不住笑出聲

「....沒關係,我明白,我不會說出去的」

「啊啊...謝謝您...因為鶴丸前輩家裡剛發生了那種事,要是現在被叫去訓斥的話...心裡肯定很難受的吧」

聞言,鶯丸挑了挑眉,他看了眼金髮的後輩

看來不只頭髮耀眼,心地也挺善良的嘛。

「像太陽一樣...不過對於他來說...或許...比起救贖更想折磨自己吧...」

自言自語跟著煙霧消散在空中,好似從沒出現過

........





悶塞堵在胸口,即使不斷的吐出灰煙還是消去不了膨脹的情緒

「我到底忘了什麼....」

特地請了個假,匆匆的從公司回到家,焦躁的感覺卻揮之不去

一支......

「....鶴...」

接著一支......

「國永....」

再一支.......

「.........你.....」

模糊的記憶升騰而上,轉眼,又消散不見

即使不斷的延續也無法接起散落的記憶

「嘖......」

捻熄抽到一半的煙,鶴丸滿臉不耐的扯著領帶在客廳跺著步

心跳不安的加快...

是前幾天的案子出紕漏了?

...不、不可能

還是最近上級交代下來的...

...不、他已經反覆檢查過好幾次,不可能,畢竟是關係到升遷的機會

那到底......

緊張令步伐不自覺地....


啪咚。


沙發旁的木桌歪了頭,上面擺放的桌燈搖晃了晃

他的腳趾撞得有些疼,憤恨的瞪了眼木桌

「咦?....」

意外的發現,木桌和沙發的中間,被撞歪而出現的縫隙掉出一張白紙

翻過去一看,是張病歷單————

——肺癌的病歷單

定睛細看,上面病患的名字有點熟悉,是誰呢?...

「嘖...」

腳指火辣辣地疼迫使他只好躺下,剛好,他也累了,懶得思考

倒在灰色的沙發上,伸長手又點了根煙

呼......

白色的天花板染上灰色的陰霾,單調的色彩令人昏昏欲睡

在意識墜落之前,他好像看到了眼前出現像是晴空般的天藍色...


灰煙裊裊升起....


......







呼......

灰散去後出現的是...天藍

「...咳咳......」

「嗨、又是你啊!草莓風紀」

擁有藍天般髮絲的人聞言,白晢的臉龐泛起粉嫩的紅

「我叫一期一振,不是草莓!我說過很多次了吧、鶴丸同學!咳咳..」

生氣時還是說敬語,這人真可愛

「還有,和你說過很多次了———校內禁止吸菸!!」

臉紅的樣子真的很像草莓啊,
說不定...嚐起來也是草莓味?

「你!...請認真聽我說話,鶴丸國永同學!!!」

「是是是~~草...一期風紀~」

對方蜜金的眸子在他身上掃了遍,蹙起的眉頭鬆了鬆

「...哎...算了,這次是什麼事呢?」

個性嚴謹的風紀不顧草皮的髒坐在他身旁,貼身的黑褲摩擦發出細微的聲響

真想變成草皮啊......

「...又和父親起爭執了?」

喚回他視線的,是臉上輕輕的刺痛

那人溫軟的指尖劃過臉上的傷口,輕柔的像是對待珍寶一般,剛剛還微微刺痛的傷突然都不疼了

篤地,發現自己的行為有點親密的草莓又紅了,慌張的收回手,蜜金的眼眸飄忽著

「嘛...只有那臭老頭會下手這麼重啊...疼死我了...」

他的臉頰也發燙起來,為了掩飾這尷尬,他一如既往的開啟話題

就像往常一樣,嚴謹的風紀為了開導吸菸的不良少年,兩人並肩坐著聊些和煙有關的事情



說著身上的傷口,談著手裡的煙,聊著彼此的事

偶爾

他轉頭丟來溫柔的眼神,就能讓他心跳再度錯拍

從剛剛被觸碰過的傷口處,某種麻麻的感覺爬過他的臉、耳旁、喉嚨..一路向下,蔓延至他的內心深處

在心中某處被觸碰的同時,一直被籠罩的情感豁然開朗



他們,

相似而不同,

同樣生長在不算美滿的家庭,

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



第一次相遇,

也是他第一次抽煙,

他並沒有馬上制止他,

因為,

彼此蒙上煙的眼眸深處,

都映著相同的悲傷,

他一直記得兩人的第一句話,

不是

「校內禁止吸菸」

而是......


「你還好嗎?」

從那時開始,
他就在他心中蒙上一層......

名為一期一振的煙





「鶴丸同學?...」

意識再度被喚回,他蜜金的眼眸在陽光下閃爍著關心,薄唇水靈靈的

好想親下去......

「!!!!」

啊啊.....甜的...真的是草莓啊...

在草莓風紀想行使暴力攻擊時,他搶先了一步將他推倒

「......我喜歡你」

那是他們第一次說著和煙無關的話題

之後

他草莓味的唇就是他的煙,在他嘴饞的時候,他會吻他解渴

就這樣,他戒了菸一段時間








待續。


评论

热度(14)